010章 俊程郎钻马车(1 / 1)

重生之为妇不仁 夭也 1026 字 1个月前

谢芙雅这番回驸马府,既说服娘亲安阳公主给哥哥谢倬寻个差事,又把如画的事解决了,心里舒畅不少。歇息得差不多了,她才准备回成义伯府。

安阳公主从下人那儿听说了谢芙雅打发如画的事,便关心地询问了几句。

“如诗如画都到了嫁人的年纪,如诗稳重想再服侍女儿两年,如画心思活络怕是已经思嫁,所以我便成全了她。娘亲不必为这事儿多费心思。”谢芙雅道。

安阳公主也只是随口问问,便依依不舍地送谢芙雅离开。

谢芙雅真是半点儿也不想回成义伯府去!虽说她在驸马府多住几日也无妨,但这样不过是故意拖延逃避罢了,她要的是将来永远离开成义伯府,与蔡家人彻底断了瓜葛!

因如画一事的刺激,如诗对谢芙雅敬畏更深。与主子坐在马车里,大气儿也是不敢喘。

谢芙雅则想着回去后如何与蔡家人周旋,倒是没注意如诗的小心翼翼。

车轮压在石板地上发出骨碌骨碌的声响,车外阵阵香味从车帘子下飘进车内,谢芙雅缓缓回过神来,伸手拨开窗帘子向外看。

原来马车是驶到了周巷。这周巷里有数家点心铺子,谢芙雅特别喜欢其中几家的糕点。

“停车。”谢芙雅喊停马车。

“奶奶?”如诗小心地问,“可是有什么落在驸马府了?”

“突然想吃几味点心,你带着车夫去买来。”谢芙雅吩咐道。

如诗一愣,“奴婢去买就是,可车夫也离开……”

“不打紧,光天化日、天子脚下还会有不怕死的狂徒不成?”谢芙雅不在意地道,“你知道我喜欢吃的那几样,全都买来一份。孙记的芝麻饼、莲蓉糕,李记的玫瑰饼……”

谢芙雅一口气列出十来样点心让如诗去买,若不是如诗服侍她多年,对主子的口味早已熟记于心,一时竟记不住这样多的点心名字。细一想,还真得车夫跟着去,她两只手怕是提不住。

如诗下了马车,叫上车夫一起去买点心。

谢芙雅扒着车窗看着如诗带着车夫进了一家铺子,美滋滋地放下帘子等着如诗回来。

等如诗回来时,谢芙雅的思绪不禁又飘回到蔡家人的身上。

自己这次回了驸马府,蔡家人定是以为她是为了给蔡诚川求差事。孰不知她因得了这个消息,却给自家哥哥谋了好处!

想到此处,谢芙雅便忍不住掩口笑。便让五房和老太太等去吧,等蔡诚川闯下那祸事挨顿鞭子先让她解解气!

至于当上礼科给事中的蔡诚山……谢芙雅的和笑容一敛,她得想法子让他丢了那个官职变回白身才行!

正想着,忽的车帘子一掀,一个人夹着风钻进车厢。

“怎地这么快……啊!你呜呜!”

谢芙雅从沉思中回过神,刚想问如诗回来得怎么这样快,发现闯进车厢的并非是如诗,而是一名男子!她来不及呼救,便被男子的大手捂住了嘴!

“嘘,别叫。”男子用另一只手的手指将车窗帘子轻挑出一道缝隙向外看,低声道,“借夫人的马车躲一躲。”

谢芙雅真是后悔死了!方才还对如诗说光天化日、天子脚下不会有不怕死的狂徒,偏她倒霉竟真遇上了不怕死的!

也不知男子在看什么,但听他言词间似乎并无恶意。谢芙雅稍稍放下点儿心,但还是偷偷伸手去摸发间的发籫。

谢芙雅打量着男子的背影,发现他的肩竟然格外的宽而平,是她所见过的男子中最板正的肩膀。男子未束发髻,头发散在身后用根红色的带子扎着,发束间隐约可见几根编发。

男子放下窗帘子转回头看向车内这位“夫人”,正巧与谢芙雅打量的视线相对,两个人眼中都闪过惊讶!

鲁国公世子程淞?!谢芙雅震惊。

好个年轻漂亮的小娘子!还有些眼熟?程淞想。

程淞一身青蓝绣暗纹的胡风翻领窄袖长袍、革带束腰,脚踩白底布面皂靴,衬得浓眉大眼的俊美少年甚是英飒!

这个倒霉早死鬼怎地窜上了她的马车?谢芙雅美眸骨碌转动,之前心中惧怕变成了纳闷儿。

程淞放下手,俊俏的脸上扬起浮浪的笑容。

“这位姐姐甚是眼熟,不知是哪个府上的嫂子。”程淞往车门处挪了挪,拉开与谢芙雅的距离。

“呸呸!”谢芙雅拿起帕子用力擦唇,还厌恶地呸了两声!

程淞尴尬地看了一眼自己方才捂住谢芙雅红唇的大掌,掌心有个明显的红色唇印。他像被烫了似的将手在袍摆上擦了擦。

“下去!”谢芙雅瞪着程淞不客气地道。

程淞是现任鲁国公的嫡长子、府里的二爷,与谢芙雅是同年但略长两三个月。他十岁时随父兄去了西关,今年四月才回京。

程淞生母乃是南朔国公主,生得貌美惊人。当初南朔为保国之平安,将公主送到大魏和亲,还陪嫁了无数奇珍异宝。皇帝收下了南朔上贡的珍宝,却把公主指婚给了当时还是世子的现任鲁国公。

程淞继承了其父高大英挺的身材,也继承了母亲的美貌,十七岁的他回京一露面便惹得各府未嫁的千金们芳心如小鹿乱撞!后来蛮夷入侵边境,他再次随父出征,却一去不回战死沙场,死时才十八岁。

谢芙雅随成义伯府几位太太参加其他府上宴请时,从其他妇人口中听说不少程淞招惹了哪家姑娘的芳心、又与哪个寡妇多说了话这样的风流韵事,真真假假也是难辨。

上一世谢芙雅与程淞唯一一次见面是在一次宫宴上。既是程淞生前参加的最后一次宫宴,也是她最后一次参加的宫宴……

程淞自是不知谢芙雅短时内脑中已过千般思绪,他再次挑起车帘子向外看了一眼。

谢芙雅见他鬼鬼祟祟,不禁有些奇怪。他莫不是闯了什么祸事,或是在躲在什么人?

确认追他的那人真的没有追进巷子里来后,程淞才松口气。

回身朝谢芙雅抱了抱拳,程淞嘻皮笑脸地道:“多谢姐姐相救,他日有机会我定会还姐姐这个恩情!告辞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