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章 珏王殿下(1 / 1)

孤榭欢 映月阁 570 字 1个月前

从倚栏阁出来,白倚凝回想着阿娘所说的话。

“你虽然是名正言顺的玄王未婚妻,若你没有过错,白家没有过错,你会一直是玄王未婚妻,待你们成亲,甚至稳坐玄王妃的位置。但是,凝儿,他是皇族,他以后的姬妾会比你爹,比你的那些伯父还要多。现下太子未立,他也有极大的可能登上那个至高无上的位置,到时你当如何?阿娘劝诫你,是为你好,不要到时候陷得太深,伤到的,反而是你自己。”

白倚凝摇了摇头,这话她听进去了,也没有听进去,毕竟有句话不是说,情不知所起,而一往情深吗?感情的事,谁也说不通。而她却也不知,少年而起的情,没那么容易放下。

......

白倚凝回了院子,早上起了太早,又去药房待了一上午,着实有些累,回自己的床上美美地睡一会午觉。可自己还没睡饱,蝉衣就来敲门了。

“小姐,玄王殿下来了,这会儿在前厅,说是来找你的。司徒大人叫人来传话,一会儿殿下就过来了,叫你好生打扮。”蝉衣坐在床边,轻轻摇了摇白倚凝。

白倚凝本来睡得正香,被这么一吵,烦躁地翻身蒙了被子,待蝉衣无奈正想再拍一拍那团蚕蛹时,白倚凝突然掀开被子坐了起来,吓了蝉衣一跳,却听白倚凝说了句“更衣梳妆”。蝉衣暗笑自家小姐还是挺在乎玄王殿下的。

白倚凝挑了一身蓝色流光锦的裙子,发间只点缀了一个冰翡翠发梳和一只白玉簪子,却恰到好处。整张脸未施粉黛,眉不扫而浓,唇不点而红,两腮若春风拂面,透着粉嫩;一双桃花眼,自带风情。蝉衣暗暗赞叹自家小姐真是长了一副好模样,怕是个男人都会喜欢这样一张脸吧。

白倚凝不知道蝉衣的小心思,见她盯着镜子里的自己发呆,不满地蹙了蹙眉,抬手在她面前挥了挥:“蝉衣,在想什么呢,想出神了。”

蝉衣连连摇头,答道:“没......没什么,就是小姐太好看了,忍不住看得发呆了。”

“你阿,就是嘴贫。”白倚凝见蝉衣这么说自己,伸出手挠向她的腰间。

蝉衣被挠得受不了了,笑出了声,连连后退躲避,白倚凝便追上前去。一时间屋子里欢声笑语。

“在做什么呢,主仆两个笑得这么开心?”人还没到门口,就先听见了声音。

这主仆二人也不敢胡闹了,见萧玹进了门,蝉衣便向他行了礼,正要等他坐下给他沏一杯热茶,萧玹却先开口叫她先下去。

等到蝉衣犹豫地退下,萧玹才自在的走到茶桌坐下,刚刚端着架子,绷着一张脸,现下倒是带着笑,右手关节敲了敲桌子,示意白倚凝倒茶。

白倚凝看了他一眼,随即坐下,假笑着给他倒了一杯茶,姿态优雅地端到他面前,道:“殿下请用茶。”

正准备抽手,萧玹却握住了她的手。白倚凝挣脱不开,便瞪着萧玹,却不开口。正当萧玹准备开口,院子门口却突然有人高叫:“珏王殿下到!”

一会儿萧珏就到了房间,两人早就收了手。说来这珏王萧珏,母亲是现在的白贵妃,自先皇后去世后掌管后宫多年,位同副后。这白贵妃原名白沁蕊,是白倚凝的亲姑姑,也就是说,她该叫萧珏一声表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