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245 章 “黄金屋”议价大战9(1 / 1)

眼看着瑞士信贷交易账户上的未平黄金需求买单越来越多,要是再耽误下去,窟窿只会越来越大,到时候想堵都没得堵了!

没办法,拉曼尔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,硬咬着牙下达了命令,启用瑞士信使所有“亲兵团”的黄金储备,入市平掉交易账户上的买单。

然而经过刚才几分钟的耽搁,瑞士信贷账户上的未平黄金买单已经来到了1.5万吨,而即便拉曼尔动用了所有“亲兵团”的全部黄金储备,也只拿出了1.1万吨黄金,到目前还有3000吨黄金的缺口。

面对未平黄金买单的不断攀升,英雄迟暮的拉曼尔仰天长叹,没想到风光一世的自己,最终还是败在了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手里!

他已经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什么叫“长江后浪推前浪,后浪把前浪拍在沙滩上”!

瑞士信贷的危机尚未解除,为了不至于死得太过难堪,拉曼尔咬破嘴唇下定了决心,如行尸走肉般向“乔天宇”崔凯和乔天宇走了过来,毫不犹豫地“噗通”一声跪在了地上。

“乔先生,崔先生,求你们救救瑞士信贷吧,你们的目的已经达到,请不要赶尽杀绝,我们也愿意拿出5%的发言权!”

拉曼尔这突如其来的惊天一跪惊呆了在场所有人,要知道在过去半个世纪中,就在这间最高贵的“黄金屋”内,拉曼尔是整个国际黄金市场的上帝,是最不可战胜的战神阿瑞斯,他的身上流淌着永不服输的高贵血液,他的头颅永远不会低下!

真是造化弄人,没有人会想到,风光了一辈子的拉曼尔竟然跪倒在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脚下!

得饶人处且饶人!

乔天宇心软,最见不得这个。

再说了,今天乔天宇只是想逼出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银行的“亲兵团”,本身跟拉曼尔没有多大私人恩怨。

于是“乔天宇”崔凯和乔天宇赶紧扶起跪倒在地的拉曼尔,接着两人毕恭毕敬地给老先生鞠躬还礼,帮老先生挽回了面子,感动哭了在场所有人。

经此一战,乔天宇和崔凯让“世界五大金商”认识到,什么才叫我泱泱华夏大国风采!

乔天宇信守承诺,立刻帮瑞士信贷填补了全部漏洞,然后利用剩下的黄金,跟罗斯柴尔德银行一同,将国际黄金价格拉升到了350美元一盎司的安全水平。

而世界各国金商也终于在350每样一盎司的价格上偃旗息鼓,国际黄金市场终于如愿恢复了平静。

本来是最平常不过的一次“黄金屋”议价会议,平日里也就几分钟的事儿,今天却足足用去了一个半小时,才最终发布出了迟到的开盘价:350美元一盎司!

经此一役,罗斯柴尔德银行黄金储备由2万吨骤降至1万吨,但保住了他们20%的发言权,而其他四大金商不仅黄金储备全部归零,而且各自的发言权由20%降至15%。

几家欢喜几家忧,今天最大的赢家莫过于乔天宇。

他不仅成功逼出了瑞士信贷的“亲兵团”,降服了最不可一世的“战神”拉曼尔,而且获得了与罗斯柴尔德银行平起平坐的发言权,国际黄金市场遭受了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洗牌。

不过乔天宇心里明白,今天战役的胜利只算得上万里长征迈出了第一步,国际黄金市场的动荡远没有结束,正如崔凯所说,目前乔天宇所看到的,最多只算得上冰山一角。

神秘的英国王室、被加速转移的金库、未曾露面的传奇人物戴维、罗斯柴尔德家族帮瑞士信贷对付自己等等,国际黄金市场还有数不清的谜题亟待乔天宇去揭开。

乔天宇的预感完全正确,今天“黄金屋”议价会议虽然胜利了,可乔天宇也由此彻底捅开了马蜂窝,一场更为猛烈的狂风骤雨已经来到了眼前。

“黄金屋”议价会议结束后,罗斯柴尔德家族知道了乔天宇的良苦用心,自然把乔天宇奉为了座上宾,要大摆庆功宴,好好犒赏一下乔天宇。

不过乔天宇却没有罗斯柴尔德家族那般乐观,他把卡尔喊到一边,让罗斯柴尔德家族盯紧了瑞士信贷和英国王室,他不相信他们会如此轻易地缴械投降,要提防他们的卷土重来。

告别了罗斯柴尔德家族,“乔天宇”崔凯和乔天宇乘坐克格勃的专车离开了罗斯柴尔德银行总部大厦。

“呼,终于出来了!”

成功驶离总部大厦后,崔凯被吓得左瞧瞧后看看,等确信没有被跟踪后,这才总算长舒一口气,笑嘻嘻地看向乔天宇,结果却看到乔天宇用一种难以言明的审视目光死死地盯着自己,吓得崔凯差点跳起来。

“我嘞个去,乔天宇,你什么表情,吓死人不偿命啊!”

“崔凯,你必须告诉我,你到底是什么人?!”乔天宇一脸严肃地问道。

“我就是华夏山西农村的一个穷小子呀,还能是谁呀?”崔凯笑嘻嘻地赶紧躲开了乔天宇灼热的眼神。

“滚犊子!”乔天宇没好气地推了崔凯一把,有些恼火地说道。

“崔凯,你的操盘能力能力之强,绝对不在我之下,而且咱们操盘思路和操盘手法又出奇相像,怎么可能只是一个农村的穷小子?我不明白,你为何不敢以真面目示我?”

“嗨嗨嗨,瞧你这话说的,是你把我忘了,还赖我不以真面目示你,还有没有天理了?”崔凯一脸无辜地解释道。

“难道咱们以前认识吗?”这已经不是崔凯第一次说这样的话了,难道他们两人以前真的认识?

“废话!”崔凯没好气地白了乔天宇一眼。

“行了,乔天宇,这么说吧,你现在忘记我是好事,现在你最好不要知道我的身份,等黄金的事情全部结束了,你自然就知道我是谁了。”

“我不明白。”乔天宇摇了摇头,还是不明白崔凯到底是什么意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