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五章 魔帝圣袍(1 / 2)

圣水神珠 白发落地 3063 字 7天前

白光这一昏迷就是三天,当他醒来时,已是第四天的早晨。

他坐起身,感受着两千多年的力量在体内来回游走,肆意徜徉,畅通无阻。“这种感觉好极了!”白光伸出右手,试着把力量凝聚到掌心。

只在瞬间,他的手掌便出现了一团火焰。他知道,自己凝聚起来的是赤火魔的魔力。他捏了捏拳头,火焰消失。

他又摊开手掌,把力量汇聚于此。

不多时,他的掌心出现了白色的光芒。这光芒充满正气,与白光的性格完全吻合,这便是他原本就存在于体内的力量。

他挥了挥手,将力量收回。

白光下了床,看到桌子上放着食物,他这才想起,自己睡了不知有多久,也不知外面现在是白天还是黑夜。“管他呢!先吃饱再说。”白光心想着。

他抓起桌上的大饼,一顿狼吞虎咽。

待他吃饱喝足,他想到了叶子。“也不知叶子现在怎么样了?”

叶子还能怎样?苦苦等待呗。

在叶子心里,这三天的等待如三年甚至三十年。记住网址m.vipkanshu.com

叶子盼望着白光能一瞬间出现在她眼前,带着她远走高飞。但她又希望这三天快快过去,白光不要出现。她觉得白光的力量根本不可能胜过毛海和毛河,这兄弟两完全不是人类所能与之抗衡的。

叶子看着躺在床上的红见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他受了很重的内伤,一条腿还被毛海打废了。老妇人做好的饭叶子一口也没吃,红见更是滴水未进。他劝叶子趁天黑赶快离开村子,去寻找白光的所在,就算找不到白光,最起码先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也好。

叶子再三叮嘱红见,先养好伤,其他的不要去操心。她想着,这兄弟二人本领高超,绝非一般人能抵挡的。自己若逃走了,他们会对村民下手。每个人活着都不容易,与其让他们去迫害村民,倒不如用自己去换整个村子的安宁。

老妇人实在看不下去了,她联络了好几户村民,让他们晚上趁月色带着叶子和红见离开这里。

叶子性格倔强,自己决定的事,很难做改变。她告诉老妇人,今夜挨家挨户去通知大伙儿,让大家连夜离开村子,重新找个好地方安家。而自己会留下来,如若等到白光,就与他远走高飞。若等不来,那就是天意,是上天让她嫁与毛海,她也就认了,再就是拜托大家把红见带走。

老妇人没说什么,只身离开了。她照叶子的吩咐,挨家挨户通知了一遍。大家都不愿丢下叶子离去,他们决定要与叶子一起面对毛海和毛河。

叶子现在最放心不下的是红见,村里又没有好医生,他的伤势需要好好治疗。如今最好的办法,就是村里的人带着红见一起离开。

夜幕降临时,老妇人家里聚集了几十号人。他们是叶子专门请来的。叶子也告诉了他们自己的想法,但大伙儿都不愿意丢下她不管。

叶子实在无奈,只能以死相要挟,众人这才不得不照她的意思去办。

众人抬着红见,趁着月色,慢慢向村口集结。

毛海和毛河可不是省油的灯。他俩早就商议好了,毛海留下,观察村子的一举一动。毛河回到龙族,告诉他们的父亲江长老,三日后,毛海会娶一位凡间女子为妻,让他们早做准备。

所以,当村民们汇聚到村口时,被毛海一一喝退了。

几个胆大的再三请求毛海放他们出去,为红见治伤。毛海哪管红见得死活,开口出言讽刺,“他不是能耐大么,那就让他自己为自己疗伤嘛!”

“混蛋,畜牲,有本事杀了我!”红见躺在担架上,一个翻身,滚落到了地上。他忍着疼痛爬了起来,并拔出了短剑。

毛海恼羞成怒,一拳打了过去,直接将红见击飞了出去。

村民们被吓住了,一个个向后连退了几步,都不敢抬头去看毛海。

“还有谁想出村?”毛海吼道。

众人顿时吓得都不敢出声,甚至都不敢大喘气。

“来吧,吃我一剑!”红见嘴角鲜血直流,他气喘吁吁的冲上来,想给毛海致命一击。这几乎是他最后一击了,也是他的全力一击。

“嘭!”一声,毛海瞬身闪过,并快速跃到红见头顶,一脚将红见踢倒在地,发出巨大的声响,这一脚直接踢碎了红见半数以上的骨头。

红见倒在地上,血流不止,他已无还手之力了,甚至说不出话来。

叶子不知什么时候跑了过来,但她还是来迟了。红见已经半死不活地倒在地上,任凭她怎么呼喊,红见都不曾答应一声。

“我说,你们还有谁想出村吗?他就是下场!”毛海怒气冲冲的说道。“三日后是我的大喜之日,你们一个个都走了,谁来见证我的大喜时刻?”

叶子从衣服上撕下几块布条,为红见擦拭着血迹,她完全不理会毛海。

毛海继续说道,“三日后,我希望看到我的美娇妻和你们都出现在村口,而不是少了谁。如果那样,我会毫不留情杀光村里所有的人……”

“你大可不必那么做!”叶子已忍无可忍,道,“你放他们走,我不会食言。”

“放他们走?你以为你还有什么和我谈判的资本吗?你若出事,他们一个都别想活,少一根头发都不行。”毛海也不知哪来那么大的怒气,他抓起地上的红见,将他吊在了树上。

叶子没有说什么,也没有做什么,她的眼里只有冷漠,只剩下那种心死的感觉。

叶子没和任何人说一句话,只身回家了。

她继续收拾着屋子,那认真的样子,仿佛三天后要出嫁的事早已经被抛之脑后了一般。她那认真的样子让人看了心疼。

老妇人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叶子的身后,她为叶子感到惋惜。奈何自己身单力薄,如今能为她所做的,就只有陪伴了。

叶子收拾了很久很久,终于一切都清理成了自己喜欢的样子。她趴在窗口,看着满天的星星,想着与白光在一起的点点滴滴,虽然短暂,但却是那么美好。

老妇人看了看叶子,见她一会儿低着头,一会儿看向窗外,一会儿又面带微笑……她不懂如何去安慰叶子。她看着看着,泪水不由自主的流了出来,她为叶子披上一件外衣,然后陪着叶子,坐在她身旁。

叶子思念过度,经过一夜,她的两鬓生出了许多白发。但她并未察觉,老妇人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。她盼望着白光能尽早赶回来,能及时救下叶子和全村的人。

她们哪里知道,白光一直处于昏迷状态,等白光醒来时,三天刚好过去。

此时的白光正一个人坐在灵石殿的门口,他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束花,这花独自一个生长在灵石殿门口,很显眼,长相也很奇特,花瓣红里透着紫,妖艳又不失端庄。白光看着它,虽然叫不上名字,但他就是莫名的喜欢。“这花太像叶子了,倔强又美丽。”白光喃喃自语道。

“喂,你在这儿干什么呢?”赤火魔急匆匆的跑了过来。

“怎么了?”白光站起身,看到赤火魔严肃的表情,白光预感到一定是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了。

“还记得你那个小跟班吗?”

“你是说——红见!他怎么了?”白光看到赤火魔表情凝重,一种不祥的预感由然而生。

“我给了他一颗药丸,告诉他,在他和叶子遇到困难或是身体受到威胁时抛向天空。那药丸其实是一颗信号弹,但至今他们都未曾发出信号!”

“那说明他俩好好的呀!”

“不对。每天我都会发动功力,利用神识来判断他们的所在。刚才,就在刚才,我竟感应不到他们的位置。要么,他们离开了延平村,要么……”

“要么什么?”白光急了,抓着赤火魔的手不停的摇着。

“要么就是没有了生命迹象!”

当白光听到“没有了生命迹象”之时,他的血液,气流不断的在全身涌动着,那种愤恨的气场让赤火魔都感到一丝寒意。

但这种愤恨很快便消失了。

原来是灵石殿内的圣水神珠起了作用。这一点,白光现在已深有感触。他很快使自己安静下来。他知道,在圣水神珠跟前,自己若一直处于负面情绪当中,是很危险的。他也只能保持平和,别无他法。

“也许,他俩去了别的地方!”白光嘴里说着自己都不敢相信的话,但是他俩会去哪里?

“报——”,

就在这时,一旁跑来一个身着盔甲,全副武装的卫兵。他双手呈上一份喜帖,道:“秉三殿下,龙族送来请柬,请您去参加他们的喜宴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