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七章我一直在等你(1 / 2)

坷儿不愧是自己的种,尽管年纪尚幼,还没长成,就已经有不止一个优秀的追求者了,假以时日,怕不是会和当初的自己一样,追求者手拉手能绕天玄大陆一整圈。

回忆起以前还未嫁作人夫的日子,顾长风颇为得意的笑了笑。

不过现在可不是追忆往昔的时候,他还有事得考虑呢。

思考了一下,顾长风对着通信玉说道:“如果叶乐怡去你们蝶仙谷,你们能治好她的内伤吗?”

“能治好的话,又需要多长时间呢。”

雨蝶之前没有对自己有所隐瞒,顾长风自然也不会去说一些试探性的话,而是直入主题。

“这个......我也不确定究竟能不能治得好,治好需要多长时间,毕竟没有给她检查过,我也不敢妄自夸下海口。”

“具体还得等叶乐怡来蝶仙谷才能下定论。”

听了雨蝶的回答,顾长风点了点头。

对于自己娘子的好姐妹,叶卿家的财力,他是知道些底细的,即使翻个底朝天,也绝对凑不够能送叶乐怡去蝶仙谷接受治疗的钱财。

加之最近市面上能治疗叶乐怡伤势的丹药都被人席卷一空,如果叶乐怡错过这次这个机会,恐怕康复之路真的要遥遥无期了。

要是再拖一段时间,丹田萎缩的状况恶化到无力回天的地步,可能这辈子真就只能当个废人了。

站在自己儿子的角度上看,其实顾长风是挺希望叶乐怡是个废物的。

女人嘛,都是些朝三暮四,管不住下半身的动物,即使能管住自己不去采沾花惹草,也保证不了狂蜂浪蝶不来勾引,一个没忍住,陆坷可能就得多个同侍一妻的“兄弟”了,是个废物正好能方便陆坷管教。

可是这事吧,有利也有弊,未来的事情谁都说不清楚,万一以后自己儿子遇见点什么危险,他最可靠的后盾还是他的妻子。

叶乐怡一直当个废人,顾长风又担心陆坷日后的安慰,尤其是在自己死后。

“既然这样,就让叶乐怡一个人去蝶仙谷接受治疗吧,有我这层关系在,蝶仙谷应该不会暗中使坏,故意拖着不给她治疗。”

“至于坷儿......还是待在我身边吧,蝶仙谷离登仙国太远了,又不能用传送阵直接到达,路上危险不说,万一叶乐怡起了歪心思,兽性大发怎么办。”

虽说如今已经和陆安媛成亲了,但是当年她对自己所做的事情,着实是在顾长风心里留下了不小的阴影,他可不想让自己儿子也重蹈覆辙。

心里打定了主意,顾长风正要将自己的打算说给雨蝶听,就见手里的通信玉中央散发出道道璀璨的光芒,同时疯狂颤动着。

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把顾长风吓了一跳,缓了缓劲,他像是做贼一样朝周围看了一眼,才迟疑着将内力注入到了通信玉当中。

随着他的内里注入,通信玉散发出的光芒逐渐扭曲,凝聚,最终化为了一道人影。

看着面前这道有几分熟悉,又有几分不相识的身影,顾长风愣了,过了一会才怔怔的说道:“这,这才十几年的时间,你怎么......怎么如此沧桑了。”

顾长风能看得到雨蝶的投影,后者自然也能看到他的。

眼见熟悉的身影时隔多年再次出现在自己面前,雨蝶有些激动,强压着狂跳的心,她摇了摇头叹着气说道:“不是十几年,而是整整二十二年,我记得清楚。”

“二十二年的时间,足够改变很多东西了。”

“我在师兄你走后没几年的时间就继任了蝶仙谷谷主之位,每天需要操心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,身边有没有几个能信得过的人,常年劳累,自然会老的快一些。”

“不像师兄你,依旧如以前一样,光彩照人”。

雨蝶的话里隐藏着无尽的寂寞,只是她没有刻意的想表现出来。

见顾长风的眼神时而心疼,时而恍惚,雨蝶犹豫了一下,缕了一下耳边的银丝,轻笑着说道:“师兄,你让叶乐怡来蝶仙谷接受治疗吧,顺便你也带着你儿子来蝶仙谷一趟吧。”

“我想你,师傅她老人家也很想你。”

“她现在身体越来越不如从前了,脑子也有些不灵光,经常忘记很多事情,有些时候,她的记忆都会混乱,觉得你还没出嫁依旧待在在谷里呢,经常嚷嚷着你怎么还不来请安。”

说着话,雨蝶突然仰头往天上看了看,然后才继续看向顾长风说道:“我怕师兄你不借着这次机会来一趟的话,以后就没机会再见师傅一面了。”

听着雨蝶的话,以往待在师傅身边的画面在脑海中不断回荡,让顾长风感慨良多。

“师兄,你就......回来一趟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