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7章 水灵儿身世(1 / 1)

正初峰的膳堂在山脚下,她一路行来,觉得今日有些奇怪,总有人以隐晦的目光打量她,也有好些主动上前和她打招呼的。

她面上颔首,心下猜度,以前也没见她们这么关注她,莫不是出了什么事?

不想被当成猴子围观,她运起身法,加快了速度,在半路上遇到杨芷兰和水灵儿两人。

看见她们,白瑧卸下功法,向他们走去。

“瑧姐姐,你今日怎么没来上课,真人夸奖你了!”

杨芷兰看见她,眼睛一亮,小跑着上前。脸上洋溢着欢快的笑意,她学习刻苦,修炼也努力,终于擦边升入了甲院,自是扬眉吐气,满面春风。

“恭喜小师叔此次课考主修第一,考了满分呢,比第二名高出了6分!”

水灵儿笑眯眯地走到另一边,三人同行往膳堂方向走。

听说公布了成绩,她还考得不错,白瑧终于明白刚刚那些人是为什么了,估计是想看看她是不是有三头六臂……

考了第一她自然高兴,但也没有太兴奋,经过应试教育毒打的她,太知道考试会怎么考了,加之她有记笔记的习惯,考前再突袭一遍,就万无一失了,以后大家摸清了套路,估计她就没这么轻松了。

“选修呢?”

选修课应该没有这么好的成绩,她觉得选修课有些吃力。

“选修第二十五名,要我说师叔你选了九门课,能考第二十五名真是颖悟绝伦了!”

看水灵儿有些躲闪的目光,白瑧扶额,二十五名她已经很满意了,难道水灵儿以为她会失望?还颖悟绝伦,那是背出来的……

选修课总分一百,你选一门就按一门的成绩算,选多门就按多门权重算分,专攻一门和九门的成绩还是有差距的,她有预感,以后选修课估计再也考不到这样的好成绩了。

好在主修发挥正常,没给倚剑峰一脉丢脸,算是对得起大师兄破天荒的“鼓励”了!

“你们这么高兴,考得应该也不错吧!”

“我考了115名,今日可以搬到甲院,刚刚正打算和灵儿去甲院挑房间。”

杨芷兰立时举手,她今天很高兴,非常高兴,若是她以后都能保持这个名次,就能一直呆在甲院修炼,还能成为杨家第二个内门弟子。

白瑧听说她升入了甲院,也为她高兴,甲院灵气浓度不比内峰差,至少在修炼条件上,今后她不会比别人差。

“恭喜你了!”

“同喜同喜,对了我得赶回去收拾东西,去挑个离你们近的院子,我先走了。”

说完拱了拱手,又风风火火地往回跑,那喜气都能从身上溢出来。

白瑧暗想甲院一共就十个,离得都不远,估计这姑娘是忍不住了,她又转头看向身旁的另一人,刚刚不是说和水灵儿去选院子,直接抛弃她了!

“灵儿考得如何?”

水灵儿抿嘴笑了笑,她本就住在甲院,倒是没有杨芷兰那么激动。

“我考了119名,擦边留在甲院,暂时不用搬家,以后我会努力留在甲院的!”

水灵儿眼睛中闪坚定的光芒,白瑧暗暗点头,水灵儿从未修炼过,也没接触过修真知识,比她还不如,能在近千名弟子中考到119名,可见她的努力。

男院女院各10个甲、乙、丙院,20个丁、戊院院,甲院一院6人,乙、丙、丁、戊院一院12人,女甲院可以住60人,因而水灵儿正好在这60名内,她才说擦边留在甲院。

“嗯!单灵根修炼得天独厚,以后功法课的差距会越来越大!”

水灵儿抿嘴笑着嗯了一声,她也是这么想的,只要文试不落下,她就能利于不败之地。

见水灵儿没有走的打算,白瑧也不多问,两人默默往前走。

水灵儿的身世,说起来跟她脑补的差不了多少,就是后院相争的戏码。

她还是从三师姐那听来的,当年水灵儿的母亲兰茜是个开光期的小散修,和如今的水家嫡支水三爷水文羽有过一段露水姻缘,之后兰茜发现她怀了身孕,便去水家投奔,这当然惹得水三太太不快。

水三太太倒是没有磋磨怀着身孕的兰茜,只将她打发到别院来个眼不见为净,也是任由她自生自灭的意思。

之后兰茜在别院产下一个女儿,便是水灵儿。

生了孩子后,兰茜的修为跌到了筑基,之后又因急于修炼等原因,在水灵儿三岁那年,兰茜练功时伤了经脉,自那以后身体就没好过。

兰茜与水文羽只是露水情缘,水文羽对她们母女并没多少感情,她们住的别院水文羽去都没去过,当然不知道兰茜受伤之事,而兰茜因为缺医少药,没几年就去了。

水三夫人倒是没缺了水灵儿吃穿,但教育方面就别想她能给安排了,幸而水灵儿自幼聪慧,她母亲兰茜给她开了蒙,临走时,还嘱咐水灵儿不要在水家测灵根,因而水家也就错过了这个好苗子。

对此白瑧也不能说什么,这是上一辈的糊涂账,水灵儿也的确无辜。

若说有错,错的也是水三爷水文羽,他对自己的种不闻不问,这在修真界是少见的。

至于水家主母见死不救,这事若是放在白瑧身上,她估计也不会救,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。

兰茜既然选择生下孩子,那就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。若说她是因为喜欢上了水文羽,非要为他生下孩子,碍于主母过于强势,只得避居别院,白瑧是不信的,露水情缘罢了,哪来的喜欢?

怕是想母凭子贵的心思更多些,然而她没料到的是,水文羽连自己的孩子都不管不顾,是个彻底的渣男,然后就悲剧了……

就这件事而言,白瑧觉得水三太太又何尝不是无辜的!

当然,这些都是白瑧的猜测,或许是她太过冷漠,狗血看多了,总是容易思维发散,怀疑这怀疑那……

据她的观察,水灵儿对水家的恨意颇深,水家想沾她的光,那是想都不要想的。

这种事没发生在她身上,她也没立场去劝。

水灵儿该恨吗?站在水灵儿的立场,她恨也没错。

只希望水灵儿不要过于执着才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