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3章 误会(1 / 1)

电影人传奇 青城无忌 1721 字 1个月前

王岚西没有说话,只是冲张平点了点头。

宋怀桂忍不住问道:“张老师,你怎么叫王总王部长?”

张平听到这话十分诧异,心想你们跟王部长一起,连他是做什么的都不知道,你们未免太糊涂了吧,就道:“这是我们文化部主管电影的王部长啊,你们真是有眼无珠。”

宋怀桂听到这话大惊,连忙向王岚西道歉:“王部长,实在对不起,我们不知道你的真实身份,刚才多有怠慢,还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。”

王岚西笑着摆摆手道:“你们有怠慢我吗?没有吧。其实我还要感谢你们呢,最近两年中国电影出国访问的活动逐渐增减。为演员置办服装是颇让头疼的一件事,你们肯为演员提供服装,可是帮我们大忙了。”

宋怀桂听到这话微微松了口气,不过还是道:“今天实在是怠慢您了,我看不如这样,明天晚上我和皮尔-卡丹先生在新侨饭店设宴,向您赔罪。”

王岚西一听这话,赶紧摆手道:“你们的心意我领了,但吃饭就不必了。”

宋怀桂马上道:“知道王部长忙,那这顿饭我们就先欠着。等王部长什么时候有空,我们就什么时候再请。”

许望秋不由宋怀桂一眼,心想这个女人真厉害,简直太会说话了。她想请客吃饭,被拒绝之后这么说,就变成她欠王岚西一顿饭,让王岚西变成了债主,可以随时收债。隔两年等大哥的公司开张,把她拉来做营销总监简直太合适了。不过这事的可能性不大,像她这样文艺中年对电脑销售肯定是不感兴趣的。

王岚西不置可否地笑了笑,道:“以后肯定有机会的。”

等到许望秋和王岚西离开,皮尔-卡丹忍不住道:“许也真的,竟然不对我们讲实话。不告诉我们王先生的部长身份,只说他电影公司的总经理的身份。好在王先生气度非凡,一看就不像普通人,我们没有失礼,否则就麻烦了。”

宋怀桂点头道:“是啊,幸亏我们没有失礼。”她看着皮尔-卡丹道:“王部长兼任电影出口公司的总经理没错,许望秋是电影出口公司的导演也没错,可他们两个一起出来吃饭,你不觉得奇怪吗?部长是什么样的人物,怎么会跟许望秋这样的年轻人一起出来吃饭。”

皮尔-卡丹倒没有觉得有什么问题:“如果许是普通人,自然有些奇怪。不过许不是普通人啊,许的父母都是官员,而且很可能是高官。王先生可能是他的长辈,或者是他父母的朋友,所以,他们一起出来吃饭并没有什么好奇怪的。”

宋怀桂微微点头:“这就是我想说的,我听人说过,许望秋是某个将军的孩子,现在看来应该是真的。不然他不可能跟王部长一起出来吃饭。许望秋见识不凡,又是高官的孩子,我觉得我们有必要跟他搞好关系,这对皮尔-卡丹在中国的发展大有好处。”

皮尔-卡丹有相同的想法:“服装赞助这件事我们不但答应了许,也答应了王先生,必须要做好。这件事由你亲自抓,最好成立一个专门团队来负责这件事。”

宋怀桂觉得专门成立一支团队来做这件事是个好主意:“我会把这件事做好的。”她提醒道:“许望秋说五月份他会跟中国电影代表团到戛纳,到时候我们可以用合作伙伴的名义好好招待中国电影代表团。这样不但同许望秋搞好了关系,也跟中国电影代表团搞好了关系。”

皮尔-卡丹微微颔首:“不错,到时候要好好招待他们。”

许望秋也是没听到宋怀桂和皮尔-卡丹的对话,要是他听到了的话,肯定会笑破肚皮,我一个工人的孩子,怎么就变成了高官子弟了?

不过这样的事并不稀奇,比如90年代田聪明出任广电部副部长后,就有很多人谣传他是田家英的儿子。比如黄圣衣的老公扬子出名后,就有传言说他是某某的孙子。

此时的许望秋正跟在王岚西的身边,顺着大街慢慢往前走。王岚西是副部长,又是电影出口公司的总经理,出门肯定是有小车的。不过今天下午汽车将他和许望秋送到棉花胡同口后,他就让小车回去了。他准备吃完晚饭,跟许望秋走一走。昨天他跟许望秋谈事,有些事情他还没讲,就接到中央的电话,只能中止了谈话。今天他打算跟许望秋好好谈谈。

王岚西笑容满面地道:“你小子真是够能说的,正常情况下领导看完电影会跟导演进行简单交流,一般就几分钟;结果今天愣是听你讲了半个小时的电影工业。晚上出来吃饭,你又说服了那个叫皮尔-卡丹的法国人,让他免费给我们的电影和代表团提供服装。你也是生活在我们这个时代,要是在古代,我看你简直可以成为一流的说客。”

许望秋嬉皮笑脸地道:“全靠领导栽培。”

王岚西哈哈笑了声:“哪个领导能栽培出你这样的滑头啊?不过说真的,你说服皮尔-卡丹给我们的演员提供服装,真的是为国家立了一功。”

许望秋笑嘻嘻地道:“我为国家立了功,有没有奖励啊?”

王岚西听到这话,没有回答,而是问道:“你的论文准备得怎么样了?”

许望秋点头道:“写得差不多了。”

“你尽快完成论文答辩,等你拿到毕业证,我们好给你正式安排工作。”王岚西笑着道,“你不是想要奖励吗?到时候让你进创作中心,做艺术中心的主任。”

许望秋闻言一怔,电影出口公司的艺术中心主要管电影创作,导演、摄影、美术等都是旗下的员工,可以说是出口公司最核心的力量,就道:“院长,您不是跟我开玩笑的吧?”

王岚西认真地道:“不是开玩笑,是真的。”

许望秋忍不住道:“我才刚毕业,让我做艺术中心主任不太合适吧?”

许望秋知道国家现在提倡领导干部年轻化,并在大力培养年轻干部。不光政府机关如此,企业也是如此。拿韩山平来说,78年韩山平考上了川大中文系,从川大毕业回到秀影厂后,秀影厂马上将他送到北电导演系进修。等韩山平完成进修课程,回到秀影厂后,厂里马上任命他做艺术中心主任,掌管秀影厂的电影创作。

不过韩山平比许望秋大一截,担任艺术中心主任的时候已经三十年岁;许望秋只有二十岁。更重要的是秀影厂是省属企业,而电影出口公司是国家直属单位,公司总经理是由副部长兼任。许望秋不知道艺术中心主任属于什么级别,很大可能是处级。

20岁的处级干部,在全国恐怕都找不出第二个来。

这事搁在后世,要是有人把事情捅到网上,估计网络上会闹翻天,网友会把许望秋扒个底朝天。现在许望秋虽然不会像后世那样被人扒皮,但被人说闲话还是免不了的。

王岚西知道许望秋在担心什么,笑着道:“这个你没必要担心,这不是我一个人的看法,我们领导小组都研究过这个事。昨天我给你说过,去年出口公司投资了好几部电影,但拍出的电影都不理想,在海外根本卖不出去。《少林寺》拍出来后,东瀛少林寺拳法联盟的人要退货,逼得我们只能重拍。我们的电影是需要出口赚外汇的,需要一个对海外市场、对商业电影有深入理解的人来掌管创作;而你无疑是最合适的人选。”

许望秋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道:“我怕自己做不好,丢您的脸。”

王岚西听到这话,心想你小子还跟我谦虚起来了,我会相信你吗,笑着道:“别人不知道你,我还不知道你吗?你对电影的认识和理解,你的眼光和格局都远超其他人。在拍《锄奸》的时候,你给魔影厂提建议,让他们搞影视乐园。去年十月份,魔影厂游乐园正式开张,引发了巨大的轰动,可以说是一票难求。由于门票销售火爆,团体票必须提前预约,还要单位开具介绍信。不到半年的时间,魔影厂就收回成本了。现在魔影厂已经准备扩大规模,准备从六个游乐项目,增加到八个项目。将前些天,我遇到北影厂的王洋,他跟我说,他们北影厂也准备搞影视乐园。

你的眼光和能力,我是绝对相信的。你也不要怕犯错,年轻人在工作中犯点错误是正常的;要是什么问题,还有我呢。太祖说,世界是我们,也是你们的,但归根结底还是你们的。你不是说中国电影要想实现工业化至少要30年嘛,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,要实现这个目标只能靠你们这年轻人。我们这些老头子能做的就是为你们搭建舞台,给你们机会,让你们早一点挑起大梁。”

许望秋听到这话,当即道:“院长,我不会让你失望的!”

许望秋希望尽快完毕答辩,到出口公司正式任职。不过去东瀛跟德间康快谈《一盘没有下完的棋》相关事宜却是迫在眉睫,论文答辩的事只能放在后面。许望秋踏上了东瀛的飞机,同行的有电影出口公司的副总经理胡建,以及制片方振武。

这次许望秋他们到东瀛除了谈剧本,还要把合作的具体条款谈下来。因为这片子是为中日邦交正常化十周年而拍,国家对这个事相当重视,等合作的事谈妥后,会由文化部上报囯/务院,由主管文化的副总/理审批。在通过审批之后,电影才会正式立项。

胡建在国外呆过很长一段时间,对国外的情况比较了解;而方振武是第一次出国,对东瀛的了解仅限于《追捕》、《望乡》等东瀛电影,不住问东瀛的情况。

许望秋坐在靠窗的位置,看着窗外层层叠叠如同鱼鳞一般的白云,想起自己上一世到东京参加东京电影节的情形。现在东京电影节还没有诞生,要等到85年东京电影节才会诞生。而中国的第一个电影节要等到92年去了,1992年8月23日那天,首届长春电影节正式开幕。那一年许望秋四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