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三章 怀疑(1 / 2)

花娇 吱吱 1581 字 1个月前

一幅画?!

一幅怎样的画?

郁棠闻言心怦怦乱跳,呼吸急促。

“你识字?”她听见自己声音有些嘶哑地问。

“不识字。”那小子哭丧着脸,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样子,道,“是赌坊的管事让我偷的,说若是偷了出来,就给我五两银子。是幅两个老头在山林的河边钓鱼的画……”

两个老头在山林的河边钓鱼!

郁棠立刻想到了那幅《松溪钓隐图》。

她感觉自己心慌气短,手脚发颤。

“是不是这幅画?”郁棠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房间,又是怎么把那幅画摊给那小子看的,只知道当她打开那幅画的时候,那小子的眼睛都亮了,连声道着:“就是这幅画、就是这幅画。管事跟我说过,这上面有个章是盖在老头旁边童子的头发上的。就是这幅画没错。”

从前忽略的那些事交错纷乱地在郁棠的脑海里一一掠过。

前世李家被盗案,李家的暴富……今生的两次行窃,盖在小童头发上的“梅林”印章,还有代替了“梅林”印章的“春水堂”……她仿佛明白,又仿佛千头万绪,什么也不知道。

“阿棠,你这是怎么了?”陈氏和郁远、双桃几个都围了过来,陈氏更是扶住了郁棠,不解地道:“你这孩子,怎么把这幅画又寻了出来?这画有什么不妥吗?还是……”她问着,看了看到他们家偷东西的小子,又看了看郁棠。

有些事还没有弄明白……而且,就算是弄明白了,她母亲知道了除了跟着担心、着急,也没有其他的办法。

“没事。”郁棠极力压制着心中的惊涛骇浪,让语气听上去平和淡然地道,“他说是来我们家偷画的,我就问了问他。”

那小子一听,立刻嚷道:“就是……”

郁棠却装作无意的样子用画轴打了那小子的嘴一下,让那小子的话变得含糊不清,并道:“姆妈,他不识字,说是别人让他来我们家偷东西的,我看这件事还得从长计议,等阿爹回来才好。现在还是把他给大堂兄看管吧,免得他东一句西一句的,没有个真话,我们听了反而着急上火的。”说完,她还给了那小子一个威胁的眼神。

陈氏对女儿和丈夫都有盲目的信任,自然没有怀疑。郁远却看得分明,他仔细地打量了郁棠一眼,帮着郁棠说了话:“是啊!阿棠说得对。这里有我呢,婶婶还是早点去歇了吧。您身子骨一向不好,这么一番折腾,若是又有哪里不舒服就麻烦了。”

郁棠看郁远一眼,知道郁远看出这其中有问题了却还在帮她,她也就顺着郁远的话道:“姆妈,因为鲁信的丧事,我们家还欠着佟掌柜的银子呢!”

陈氏不敢再在这里耽搁,但还是心存疑惑地道:“难道有人将这幅画当成了真迹?”

“也有可能。”郁棠现在只想哄着母亲去睡觉,笑道,“当初阿爹不也看走了眼吗?”

陈氏点头,由双桃陪着去了内室。

那小子的母亲就来求郁远。

郁远则盯着郁棠。

郁棠朝着他使了个眼色。

郁远会意,对那小子的母亲道:“你也别急,我们家不是那刻薄之人,只是这件事是我二叔家的事,我也不好此时就拿主意。我看你也累了,但让你回去你恐怕也不会回去。我看这样,你今天就和陈婆子睡一夜,你家小子呢,就由我暂时看管着,等我叔父回来了,我们再商量看怎么办。”

那小子的母亲千恩万谢,喝着那小子给郁远磕头,骂着他不知道上进之类的话。

陈婆子也看出点端倪来了,打断了喝骂,拉着那小子的母亲走了。

郁远叫来阿苕,把那小子绑了,丢在了他的房间里。

兄妹两个就站在庭院的竹丛边说话。

“我就是觉得不对劲,诈了那小子几句,那小子就告诉了我一通话。”郁棠把刚才问的消息都告诉了郁远,“也不知道是真是假?阿兄您不找我,我也会找您帮着打听打听。”

她说完,和郁远去了书房,重新点了灯,把画摊在了大书案上,一面仔细地打量着这幅画,一面道:“可我实在想不通这画有什么特别之处——就算它是一幅真迹,也得换成银子才成。当初鲁秀才卖这幅画的时候,不止找了阿爹一个人。那人若是喜欢这幅画,何不多花几两银子买了,为何要节外生枝地做出这许多事来。何况这幅画是假的,还经过了佟掌柜的鉴定,他如果一直想得到这幅画,应该知道才是。”

郁远比郁棠读的书多,而且非常喜欢字画,对此也比郁棠有研究。

他细细地观看着这幅画,实在看不出有什么不同之处来:“难道佟掌柜就没有走眼的时候?”

郁棠一愣。

她为什么会觉得佟掌柜不会走眼?

一是前世佟掌柜没有任何不好的事传出来,她先入为主;另一件事就是,前世这幅画在她手里不知道被她观摩了多少遍,她绝不会看错!

可郁远的话又像滴进油锅里的水,溅得油花四溅。

如果她那幅画是假的呢?

郁棠只觉得心里骤然间亮敞起来。

她刚才不就冒出了个这样大胆的念头吗?

如果前世她父亲买的就是这幅画,而这幅画随着她陪嫁到了李家,李家那次被盗,就有人把她的画换了……那这一切好像都说得通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