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一十八章 两头下注;盘古是谁?(1 / 2)

紫霄宫大会,洪荒天地明面上最高规格的会议。

由道祖鸿钧牵头,古神大圣捧场。

一尊又一尊的大罗,将赶赴紫霄宫,在那里商谈宇宙发展,确定未来大势。

虽然说,这会议上谈出来的结果,很多时候并不能完美的被落实,让所有人都遵守其中的游戏规则——

见势不妙,眼看自身落在了下风,那就一定很果断撕毁原本在紫霄宫中签订的协议……比如传说中某位不愿意透露真实姓名的天尊,便做过差不多的行动,叫嚣着换过地水火风再来。

能混到最顶尖序列的大神通者,有哪位是简单的、任人摆布的?该流氓起来的时候,一点都不会含糊。

但是通常情况下,道祖在里面还是很有权威……做为天道成精,做为洪荒宇宙的最高服务器,当了工具人那么漫长岁月,地位终归还是不低的。

所以鸿钧说他很期待,也不算错。

那终究是他的主场。

对此,伏羲大圣只是轻笑,“那我,便也拭目以待好了。”

“正好,那个时候天道的协助管理员也该决定出来了。”

“圣人……圣人!”

“以丧失争夺一个时代霸权的资格,并且要肩负起忙碌的工作、替鸿钧道友你分担浩瀚洪荒每时每刻产生的繁杂数据处理任务,作为交换获得洪荒权柄加持,获得气运和战力的加持……”

“不知道,大家对此的竞选工作准备的如何?”

他看向周围的大能,却见不少大神通者都是一幅胸有成竹的模样。

“嘿……看来那一天,会很有趣呢?”

羲皇语气玩味,目光悠悠,像是透过了时代纪元的阻隔,看到了一幕很精彩大戏的上演。

只是这大戏中,谁是主角,谁是龙套,还有……谁是导演?

伏羲脸上的笑容更灿烂,增添了几分诡异。

……

岁月长河上,有时很平静,有时又是大浪滔天,暗流汹涌。

在其中狗刨前进的,还是一样的人。

但是,同样的人,心态却已经截然不同了。

之前有忐忑,有不安,感到很刺激……现在的风曦却只觉得是那样从容,那样随心所欲。

成就大罗。

哪怕是临时上岗的大罗。

面对时间长河,都不需要像之前那样的谨慎。

当然,曾经的风险消逝,新的危机又增加。

那片禁地中对“造化天魔主”锁链的共鸣,是风曦人生道路上新的坎。

“应该没有问题的吧?”

风曦一边狗刨,装成还是太乙生灵,一边在心底琢磨开了。

“虽然之前呼叫转移,引起了共鸣……但是我眼疾手快,也在一定程度上干扰了信号。”

“共鸣是共鸣了,可后土大人未必就知道是因为我在现场导致的。”

“况且……还有背锅的。”

警铃响了,可监控却没看到是谁……这是风曦的生机所在。

只是,这过程中可能要可怜了罗睺魔祖。

有不干人事的家伙,影像信号也就算了……还在那里故布疑阵,留下了一柄带血凶器,上面有魔祖的指纹。

栽赃嫁祸的这般娴熟……

“罗睺魔祖啊……如果我能逃过一劫,那么您的牺牲和付出我是不会忘记滴!”

“等什么时候我功成名就了,混到了足够高的地位,一定会为您的出狱梦想进行活动的!”

为了安慰自个儿的良心,风曦郑重的对自己未来添加要求,要做个言出必践的品德高尚的大能。

当然,聪明如他,最会给自己留有余地,绝对不勉强。

——足够高的地位!

要怎样的地位,才能够为一位有过灭世行径的魔祖运作,为罗睺解脱其身上背负的古神大圣白手套工作?

那怕是得登位成为至高帝者……比如说,昊天上帝!

可能么?

“做不做得到是一回事,但我最起码态度到了嘛!”

“心意到了就好,至于成不成功……看情况。”

“做人,要有梦想……说不定意外之下,我风曦开启了一条神挡杀神,魔挡杀魔的道路,镇杀一切敌手,将它们通通祭天,横扫了古今未来,使苍茫洪荒唯我独尊……”

风曦做了一会儿美梦。

直到被湍急的大浪给泼了几次,才清醒过来。

“好吧,这梦想太遥远了,我现在还是脚踏实地的好……”

风曦嘟囔着,给自己要呈递给后土祖巫的大罗入职申请书,进行最后的修改完善。

气运道主的工作,他深感背后有太多的坑摆着……位高权重是不假,但一不小心就可能将他炸的尸骨无存。

还是稳稳当当的先走通五德大道,靠自己的本事,成为执掌阴德、福德的大罗。

“在此之前,我还要见见那一位……”

风曦蓦然间叹了口气。

并指如剑,他点在自己眉心处。

恍惚间,一道超然的灵光闪耀,映照岁月,映照自身,映照自己的一段人生轨迹中,要做出变更。

那是风曦与伏羲的首次历史性单独见面!

正是在那里,风曦聆听了许多的秘闻,得到了一个大大的金手指,身不由己的踏上一条很可能要为后土祖巫的两肋插刀的道路。

天可怜见,风曦原本是想要做大忠臣来着,期待留下一段君明臣贤的美好神话传说。

可惜……

风曦摇了摇头,而后一点意识跨越万古时空,来到无数年前,在羲皇赐予他“气运功德系统”的时间节点。

在那一刻,羲皇很淡定的握着那“气运功德系统”的光团,在往风曦的真灵中送去。

这是过去的风曦,是只有金仙修为的风曦。

但同样,也可以是临时上岗的气运道主,大罗天意!

大罗,无尽时空永恒自在……风曦觉得,自己应该有资格说“不”了,或者是询问一个答案。

可事实告诉他……他想差了!

就在风曦意识主导过去,要做出违背原本轨迹的行动时,他的心底蓦然升起了莫大恐惧,深刻的认识到了自己的弱小和无力——

在大罗中,他还很弱小!

站的高度不同,看到的层次也就不同。

羲皇看似平淡无奇的赠送金手指,实质上却是一种无可抵挡的伟力大势,能封锁镇压风曦准备做出的一切异动。

哪怕他能猛然间爆发大罗的实力,也是一样结果,会被毫无反抗能力的禁锢束缚,无法动弹丝毫。

只能眼睁睁看着,气运功德系统和自己真灵的融合……并且,触碰的刹那,有最微缈的时光孔隙出现,牵引风曦的意识。

风曦犹豫了一小会儿后,终是让意识渗透其中,进入到一片超然独立在洪荒时光秩序的空间。

在那里,有伏羲大圣的意念停驻,变幻其真身道形,微笑等待着。